幸福的記憶 

台北市議員吳思瑤(左)10日召開記者會,為台灣第一齣關懷失智老人的公益舞台劇「幸福的記憶」宣傳,並客串演出醫師角色。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 98310 

戲才開始,就已經讓全場全神貫注了。吳醫師獨坐沙發,像是在憶及過往、懷念淑華。看著,我忍不住也發起呆來──時光就獨自回到過去,現在不是現在。隨著戲的高潮跌起,我也被劇中人帶著忽而發笑、忽而痛哭。是因為聯想吧。雖然只是短短的一部戲,卻隱含了人生必經的煩惱愁腸。

劇中有許的地方是我所感動的,秀芳聽著父親在說,這照片怎麼少了一個人?這不是全家福……她娓娓道出母親已逝去二十多年的事;我知道她的眼淚是為活著的父親而難過、而父親的記憶卻是為母親而停留。或者父親二十多年來,從來就沒有走出來過,只是為了一雙兒女,不得不堅強起來。直到兒女不再須要他的撫養,頓時他只能將生命寄托給已不在人世的淑華吧。

映琪和筱芸姐妹情深,這是另一個動人之處。猶以姐姐的早熟為最,面對著父母失和而離婚、必須遠離原本熟悉的環境,對一個十六歲的孩子而言,何嘗好過?只是她也就大膽去面對了。看著兩姐妹互相承諾著絕不忘記彼此,這是何等美麗的應許!我也想對我的妹妹說,即使到我離開人世的那一天,我也不會忘記,曾經有過一個好愛我的妹妹……

最後,吳醫師已經不省人事了,對外界失去了反應……秀芳為他念的那段日記,我覺得我好像可以感覺到,吳醫師對這個世界,其實是很眷戀、很有愛的。只是身體再也不能做主,一切只能放下。他所留下的、屬於孩子們的最重要的不是財產,而是他的陪伴。曾經有過的一切美好與嫌惡,都是  上帝賜予人們成長的契機、幸福的記憶。

看完了戲,沉重了好一會兒。

以前想法和秀芳一樣,總覺得父母若得了這樣的病,本就該自己照料他們,倚賴療養院,似乎只是將對父母的奉養的責任遺忘。可是看完這部戲,我又困惑了。朋友的外公高齡93,在子女都無法親自照料下,送進了療養院。他不是失智症,但身體一日不如一日;從剛開始的掙扎不願、天天倚門盼望兒女來接、到後來也終究失望。對於療養院這點,我還是打著問號吧。可是失智症又不同了,他們須要專業的照料,因為他們已經漸漸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。也許他們是另一種純淨的象徵吧。

lilia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