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 maN:
那天夜裡,我喝了點酒,不自覺晃到你家樓下。

從你的窗口隱約看到燈光閃爍下的人影。你一定還沒睡吧!

是在挑燈夜戰嗎?我提著酒瓶,像個活醉鬼,在你家門站了十多分,外頭南風微醺,雖說酒不醉人人自醉,不過現在的我是萬般沒格說這許話了。


為什麼來找你?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……

白天工作受了一肚子鳥氣,老闆怒氣沖沖退了我提的企劃;不是要求修改,而是換人負責。

當你辛苦了一個月的心血泡湯之後,也許會有更瘋狂的舉動。我只是摸摸鼻子自認倒楣,一個人關在BAR裡,誰也不找。

夜半凝雨,BAR裡播著輕音樂,點著明滅不定的燭火,我躲在角落邊啜著酒邊啜著淚,就任眼淚無止盡下滑,無聲無息致無影無蹤……


「小姐,不好意思,我們要打烊了……」小弟柔聲趕著我。

半夜三點,不想回家,回家也只有寂寞相伴,那會讓我更害怕、憤恨。

我好像有點醉了。沒錯,是個活醉鬼。我決定放手一搏──酒醉駕車……沒有必要
為了公事不順尋死覓活,我知道,不過我還是得上車。就這麼到你這兒來了。

我想上樓。我想狠狠地將你抱住……抱著你狂吻……

突然我看到一個女影閃身……似乎鑽進你家大門……你!……好吧!男未婚女未嫁,我沒資格管你。

只是工作失衡加上愛情失利,教我怎麼能不腎上腺素失調?
我將一壺濁酒灌下,企圖麻醉自己……雖然我已經身心俱疲,無力反抗了……索性放聲大哭吧!

你總是教我不要把壓力攬著……就當方圓十里內只有你罷!我哭到形象全毀、趴在地上,反正我倆第一次見面就已把氣質丟光了。


是我眼花了嗎?我怎麼看到你下樓來了?

你撐著把傘,試圖再把渾身濕透的我抱上樓……
我歇斯底里地掙扎著,口裡直嚷著:「這裡不是游泳池!」

你再也不是我的金髮王子了吧?是我親眼看到的……我哭累打累,巴在你身上低啜泣著……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將我抱上樓的,你對我永遠有用不完的力氣與耐心……

酒醒,發現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間,等我問清楚了……我會退讓,你就再也不屬於我了……

「親愛的,妳怎麼來了?」你的語氣似乎打算再讓我醉一回……

「那個女人……」我支吾著,把我看到的景象一五一十的告訴你。倏地!我正襟危坐,意識到──那個女人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lianwa 的頭像
lilianwa

雪楓紀實

lilia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