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 maN:
  「洗荷花過雨,浴明月平湖。暮雲樓關影模糊,蘭舟櫂舉。泝涼波似泛銀河走。對清風不放金杯住,上雕鞍誰記玉人扶。聽新聲樂府。」
那日我和你漫步在靜心湖畔,傳說中最大的人工湖;望見湖畔,能使人心情平靜。

  湖上風帆點點,不禁令我想起一個故事。一個浪漫的、美的代表。一個中國的古代傳說。我想,你會想聽的吧?

  對於中國的文化,你一直都是那麼感興趣。

  故事的背景大約是那首曲的樣子,那麼美的西湖,遊湖人者眾,不知怎地,卻下起了滂沱大雨,有兩位姑娘閃不及,全身都濕透了。

  一個少年男子見狀,於心不忍,為她們遞了把油紙傘。雕龍畫鳳的油紙傘。少年並將姑娘們送回家,締結了一段良緣。

  可是這兩位姑娘不是普通人,她們是蛇精幻化的。傳說總是有這許多不可思議的東西,就像西方的狼人和吸血鬼一樣──不過,中國的比較人性化。

  道行較深的這個,叫白素貞;她是為報恩而來,千年前她還是條小蛇,受了這個少年的救命之恩,今世修成,特來報恩,之後就可入仙班了。


  她為男子傳宗接代,成家立業;原以為萬事如意,無奈來了個討人厭的和尚,自以為道行高深,以降妖伏魔為己任,軟禁了男子,白娘子為了救出恩人,不得不大興水患,沒淹死那老頭,卻淹死了無數生靈。也因此喪失了入仙班的資格。

  如此一來,和尚就更有理由收了她。

  他將她關於雷峰塔,永世不得害人;男子因而抑鬱而終。

  故事的結尾是白娘子的兒子中了狀元,以狀元之姿,驚天地泣鬼神,雷峰塔倒,救出母親。


  「好一個妖僧!」這是那時你聽完故事,唯一的評語。

  這樣,就夠了。我知道你是為白娘子而發嗔、為他倆的愛情故事哀悼……我輕輕地抱住你,享受著你的體溫。親愛的,這一刻,我知道我比白娘子幸福。

  「走吧!我們也去划船。妳再多說一點給我聽。」我點點頭,像個孩子依附著你:依附著你給予的氧氣生存著、依附著你的一顰一笑……不知不覺被你拐上了船。

  我笑說,上了賊船,逃都逃不掉。你只是像個大男孩般,呵我癢,笑指我說你是賊。你是賊呀!偷走了我心的英俊採花賊。


  我從唐朝發展的畫舫,一路說到元朝打天下,文人的辛酸苦處無路去,將情感寄託在戲曲藝術上。

  唬得你一愣一愣。

  你說,有機會一起去西湖。

  當時沒有告訴你,有你在的地方,處處是西湖。

  「西湖美景三月天,春雨如酒柳如煙。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」我悄悄地哼起歌來,親愛的,我將這首歌,送你、敬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 Honey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lianwa 的頭像
lilianwa

雪楓紀實

lilia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