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 

我乃文曲星下凡,他們說。

 

十九歲中進士,好古文,孜孜不倦,為了學問,我可以廢寢忘食。

 

不為功不求名,只是單純地為了我心裡所求所思。雖然我的父親多次落榜,但我的知識是他所教授,若當年不是他,今日也不會有我。

 

 

 

我不適合當官,我早告訴過他們。可是他們告訴我,為百姓做事是我的天職;我既已中試,就要有心理準備。但是,什麼才是服務百姓?

 

朝廷裡吵吵嚷嚷,算計虞詐,人人黨同伐異,結朋營私,這就是了嗎?

 

我眼光短淺,不能理解。

 

 

 

那個身著龍袍、眾星拱月的男人召見了我;他們說,這是皇寵。

 

也許是吧。我苦笑。

 

他告訴我,任何事都是從零開始,萬事起頭難,不必氣餒。

 

這我相信,雖然我的人生歷練並不多。

 

他說,士人該做的,就是踩著落敗者的屍骸,站在高處欣賞他們的勾心鬥角、自相殘殺,不用試著去阻止,因為那只是徒勞無功,你阻止不了他們的。只管享受居高臨下的快感,切忌插手多事。

 

是嗎?也許我涉世未深,並不能懂。

 

 

 

他又告訴我,凡事冷眼旁觀,不需過於古道熱腸,到頭來,只會讓自己一無所獲又傷痕累累。隔岸觀火,是讓自己活得最快樂的方法……儘管讓他們在黑暗中摸索吧!勝者抬頭敗者亡,多麼完美!至於那些空有理想、空有滿腹怨言,自以為滿肚子才華的文人……就讓他們繼續活在自己的典籍裡吧!是他們自己不爭氣……這並不是科舉考試的錯,不是嗎?

 

是嗎?真的是這樣?是否自古皆以成敗論英雄?

 

 

 

我後悔了。也許我不該淌這渾水……我該是一位遺世仙人,恬靜地活在山間、安然地活在水邊……儘管只是小隱隱於山林,也勝過在這大染缸污染我純靜的心靈!

 

 

 

文章是做什麼用的?我這麼問。

 

美化。他這麼回答。

 

我微笑著認同。是啊!我們終於有了共識。淨化心靈,美化人生……

 

美化何處?我又問。

 

眼;所以一篇好文章應該是駢多於散、詞藻越是優美華麗越屬上等文……

 

我的耳已失聰了。他最後說了什麼,再聽不見了。

 

朽木不可雕也、糞土之牆不可杇也──要使牡丹懂得北方的淒厲著實不易。

 

 

 

我搖搖欲墜。

 

我想我開始能體會杜工部為何能寫出如此感人肺腑的詩;李翰林為何寧鎮日酣歌縱酒、高歎浮生若夢,也要棄官而浪跡天涯。總算也找出了幾個堪稱為士之人了。

 

 

 

孔夫子韋編三絕、顏夫子簞食瓢飲、諸子百家為學鍥而不捨、先聖哲人行道臨淵履冰……身為當代之士,我們是否應追隨?

 

 

 

寒窗苦讀了十年,最後換得的是什麼?

 

或一官半職,出賣生命為那條不食人間煙火的臥龍做他以為是對的「室人」。在眾人的殷殷期盼下贏回一個高官,然後在官場中載浮載沉,醉臥於官場的紙醉金迷……

 

學而後知書,而後達禮,這才是個名副其實的士人。然魚與熊掌不可得兼──得了官,是否相對的會失去士人之格?

 

或一考再考,考到心傷心死,光了平生積蓄,落得一敗塗地,最後……坐‧以‧待‧斃‧

 

這,又是我想要的嗎?

 

世俗漩渦般的力量啊!一旦捲了進去,就再沒有生還的機會了。早知官場黑暗,為什麼人人還是不願意善待自己?擠破了頭也不願另謀出路……

 

我很確定,這也不是我要的。

 

那,我要的是什麼?

 

自知之明吧。我想。

 

是的,我自知缺乏閱歷,不足以改變這一切陋習;我雖然很清楚大隱隱於市朝,但我自知我定會沾了滿身污泥,我身在朝但心在野啊──我自知定力不足,不能在官場上悠遊自在;我自知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而我的一雙腿還沒踏遍天南地北。我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。

 

 

 

他似乎很訝異於我的想法,他看著我的眼神彷彿見了什麼怪力亂神一般。

 

於是他允我回鄉待命。這真是再好不過了;可惜我的時間不多──是該滿足了,我自我安慰著。

 

至少我還可以去拜訪當代賢人,請他們教育我:如何才能當個稱職的、仁民愛物的官……我該認命。

 

然而事實上,我已經有些怯步了。

 

雖然我很清楚什麼該做而什麼不該做,也知道我是再逃不出這個牢籠的了。我沒有勇氣,也沒有權力違抗聖命……我還是只能步履踟躕地、迎接我所茫然的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§

 

這一生,我過得平凡中庸。不招搖、不炫耀,沒有光彩奪目,沒有大風大浪,甚至沒有愛恨情癡、三妻四妾;只有清心寡欲,只有修身養性。崇寧三年,我在潁川定居,過田園隱逸生活,築室曰「遺老齋」,自號「潁濱遺老」。我力求在學識上與兄長角逐,但依然略遜一籌。也許,我們家的文曲星並不是我;無所謂,我不在乎。

 

人不負我,我不負人;然而,我依然受貶了十次。但也因此,我賞遍各州風景,不只拘泥於魏闕之中;我遊山玩水,拓展見識,我不再是個鄙陋之人,許多奇人軼事,總是百聞不如一見,我如願地踏遍大江南北……

 

我仰不愧天,俯不愧地。但我真的對一切都問心無愧嗎?我似乎忘了我與生俱來的使命。

 

我安份、我澹泊,也就為此,我至死依然無法改變朝廷亂局……對此,我無言以對;但畢竟人非聖賢……

 

我在找藉口了。帶著不甘離開人世,這是畢生最大的遺憾。後生晚輩有心者,能否為我完成遺願?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我無財無勢無以報答,但你若幫了我,也不怕白忙一場,相信老天爺祂會給你個交待的。如此,我也就能瞑目了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lianwa 的頭像
lilianwa

雪楓紀實

lilia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元氣紅豆公主 藍顏知性  
  • 沒有愛恨情癡~多好






    雅雅子愛紅豆 藍顏求知Dear知性 寵愛在您心裏 歡迎、光臨加入紅豆巧克力城市